是的!!!!!

南瓜阿翎子:

我不管某些人怎樣說,Tony Stark是一個好人。他是一個英雄。他值得這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物,他值得一切美好如陽光彩虹小狗狗和所有的微笑和愛。別跟我爭論(哭死)

不会分享视频到lof上……也是被自己蠢哭了……

没爱了。


[闪电十一人][豪円]彩虹

        *首发于豪円吧,转战lofter才想着放上来看看。

        *因为我家cp好像很爱这首歌的样子,就用了。

        *HE无误,剧情就是豪炎寺在打外星人学院时离队的那几段。

 

 

『哪里有彩虹告诉我,能不能把我的愿望还给我。』

 

傍晚的天空像煮得刚刚好的荷包蛋被戳破一样,缓缓流出浓稠的金黄的云朵,四周的树木簌簌作响,摇曳着枝条上青葱的树叶。那个政府花巨资建成的飞马形状雕塑被外星人的黑球砸掉了脑袋,显得十分滑稽,四周的碎石散落着,像此时流沙般莫名的心思。

 

身上被外星人强力射门所弄出的伤口还隐隐作痛,但比不上亲眼送豪炎寺离队时心脏的抽痛。

 

像被什么利器紧紧攥住微弱起搏着的心脏,每一个起伏带来的痛感让円堂无法忽略。

 

刚刚的画面一直在脑里不停回放,自己很不甘心地想让他回来,很不愿意承认他就这样一句话也不解释地离队,不停质问着。

 

然而,自己却真的没想到,豪炎寺那家伙,居然会哭。

 

记得很清楚他说的「抱歉,円堂,我不能和你们一起战斗了。」;记得很清楚他不带一点哭腔的沉重的声音;记得很清楚他一向凌厉的眉眼低垂的样子;记得很清楚他扭头的时候眼角的晶莹。

 

「一定要回来啊!我会一直等着你的!」

 

「没事的,那家伙一定会回来的!」

 

「离别并不是比赛结束,而是相遇的开球!」

 

不是安慰自己所说的话,也不是为了让自己变坚强而许下的诺言。而是一直这样坚信着着,豪炎寺啊,总有一天会回来的。那家伙爱着足球,也爱着我们的队伍,所以不论是有什么隐情,我相信他绝对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

 

对着天空大大地张着嘴巴笑着,这些话不必说出口的,心中还残留的不解沮丧痛苦,在缀满繁星的夜空下慢慢消逝。

 

呐,豪炎寺,希望你回来的时间不要太晚了。不然,我会等不及的。

 

 

 

 

 

 

『为什么天这么安静,所有云都跑到我这里。』

 

透过闪电大篷车的车窗向外看去,是灰蒙蒙的一片,北海道的一切仿佛都笼罩在白茫茫的一片里似的,摇摇晃晃的雪花飞过窗户,是不同于雨丝的凌厉。在一片莽莽的雪原里,总让人觉得一个人很孤单。

 

円堂坐在车座的第一排,满是兴奋地想着能见到传说中的射手——吹雪士郎,他会是个怎样的人呢?时不时向车窗外瞄上两眼,漫天漫地的大雪也让这个住在不会下太大雪地区的男生好一阵兴奋。

 

习惯性地向后面偏了下脑袋,却又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僵在原地。默默低着头愣了一会,才缓慢转过头去看那个座位——雷门足球队的王牌射手豪炎寺平常习惯坐的位置。

 

円堂眼前突然模糊了一下,等重新清晰起来后,居然看到那个总是木着张脸的男生将手臂撑在窗户上,白发闪闪发光,深邃的眼瞳没有焦距,看起来好像在出神,但是注意到円堂的视线后,他就将放在弥漫着雾气的窗户上的视线投向这边。正手忙脚乱还没准备好和男生对视的円堂兀地发现那个嘴角带着微笑的男生不见了,原来只是幻觉啊。

 

暗暗呼出一口气,刚刚还一脸兴奋的男生黯淡了神色,果然自己还是无法习惯啊,没有豪炎寺在的雷门足球队。

 

円堂拍拍婴儿肥的脸颊,想什么呢自己!这么快就放弃可不行,还有好长一段时间不能看到豪炎寺呢。振作起来,前方还有更艰苦的战斗正等着自己,要加上豪炎寺的份更加努力才行啊。

 

 

 

 

    

 

 

    『有没有口罩一个给我,释怀说了太多就成真不了。』

 

追着不能接受吹雪入队的染冈跑出去,円堂其实十分理解他的心情,染冈总是十分为队里着想,虽然脾气有点倔有点不会说话,但是都是一片好心。关于豪炎寺有可能被吹雪代替的事情也很关心,但是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担心的啊。円堂咬着嘴唇想着。无论怎样,豪炎寺是不可代替的,这点自己很清楚,但是重点是要让染冈也明白这点。

 

像是发泄般地跑到闪电大篷车的染冈脚步慢了下来,猛地转过身面向追过来的円堂。

 

「円堂,你觉得这样好吗?那样的家伙代替了豪炎寺!」【所以说这根本不算代替啊!】

 

「就这样讨厌吹雪么?」円堂笑着说「能射出那样射门的家伙,不是坏人。」

 

「豪炎寺也一直很认真地踢球……」【这个我比谁到要清楚的,豪炎寺有多认真,有多喜欢足球,我全部知道的!】「……但是那家伙却会说 让我好好开心下吧 ,别胡说了!」染冈很激动地挥了下手。

 

「我也希望豪炎寺留在队里……」男生塌低了眉头,露出令人心疼的哀伤表情。「……但是看到他的眼睛,没能挽留住他。」深吸一口气后円堂露出非常执着的笑容「豪炎寺肯定会回来,我坚信!」

 

「在这之前要和那家伙一起踢球么?」

 

「为了信任的人,我什么都行!」円堂这样说着,内心也越发坚定起来,大家迷惘的时候,自己就要更加更加更加地坚定才行。「我认为等豪炎寺归队的时候,就是闪电大篷车里汇聚了地球上最强的伙伴的时候。」

 

看着染冈明显有点动摇的神情,円堂一步步上前,「那样的话,我们所能做的事情就是,成为最强的成员,不是吗?」

 

「要变得能够对他说 欢迎回来 。」円堂胸膛里的某个部分正暖暖地,奔腾着不停涌上的斗志。对的,无论怎样的困难,只要想到豪炎寺回来后看到变强的大家开心的表情,就什么都不是了。

 

「我知道了,为了豪炎寺,和吹雪一起踢球。但是,我还没认同他是我们的伙伴。」染冈略带别扭的回答让搭着他肩的男生笑出声来。

 

豪炎寺,希望我对你说欢迎回来的时候不会太晚!

 

 

 

 

    

『也许时间是一种解药,也是我现在正服下的毒药。』

 

一个响雷炸下,碧蓝的晴空变成了令人感到压抑的铅灰色,刚开始只是一丝丝的雨点飘飘荡荡地刮过脸庞,到后来就变成了倾盆大雨,连天的雨幕将眼前变得模糊一片。背后靠着的铁丝网和下面坐着的水泥冷得仿佛要渗入骨子里,眼睛旁边总是不断滑下雨滴,好像自己正在流泪一样。

 

吹雪他现在躺在病床上,风丸和栗松也都离队了,Alien学院不停地冒出更强的对手,可自己这边却状况百出。

 

自己这个队长当得真是太失败了!这样的自己,这样七零八落的雷门足球队,怎么能有资格对豪炎寺说「欢迎回来」啊!

 

「对于吹雪的事情,我认为他是攻守兼备的前锋,在比赛中会燃烧起来,气氛骤然改变。但是…」被淋湿了一身的男生颓败地低下头,「…我错了,吹雪在一个人苦恼,对于这样的吹雪,我们很没责任地期待敦也的力量。把吹雪…逼入绝境!」

 

【额,因为阿伊不是很喜欢风丸的关系,再加上我很雷风円,所以就把円堂诉说风丸离队的那段没有打上来,请大家不要介意。话说咱好喜欢吹雪的////】

 

「足球让我明白了快乐,给我带来很多朋友。」円堂的声音不自觉带上了一丝哭腔,「但是,现在朋友却离开了我……」

 

男生抬起湿润润的脸,痛苦的样子代替了平常总是朝气十足、精神百倍的表情,「该以怎样的心情去面对足球呢!我怎么办才好!」

 

淅沥沥的雨声掩盖了他内心的悲泣声,也掩盖了在一旁的队员们担心的呼声。

 

从豪炎寺离队开始,自己就慢慢察觉出来不对劲了。无论自己再如何得干劲满满;无论经历了多么有效的特训;无论足球队里进来了多么安心的伙伴。都无法消去心中隐隐地不安感,自己是不是过于急躁了一点呢,为了变强,为了打败Alien学院,为了……迎接豪炎寺他回来。

 

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豪炎寺,这样软弱的我,是不是很难看啊。

 

 

 

 

 

『看不见你的笑我怎么睡得着,你的身影这么近我却抱不到。』

 

十分纯净的白色云朵飘在一览无余的碧空中,因为大海也是和天空差不多一样地澄澈,所以望向远方时会有好像是连在一起的错觉。海鸥时不时的叫声和海浪起伏的声响在辽阔的天地间回响,让人感觉到心胸开阔。

 

凝重着一张圆脸站在船头的円堂回想起他们出发时的情景,在听到接到电话后的瞳子监督说「在冲绳,有被称为炎之射手的人」后,刚刚振作起来的円堂愣了一下,随即立马展开了大大的笑容,转过头面向鬼道说「该不会是……豪炎寺!!」

 

鬼道一向清楚这个队长想得是什么,沉稳磁性的声音也掩不住兴奋,「出发吧。」

 

「好的!等着我,冲绳!豪炎寺!」男生升起手臂欢呼道。

 

「等一下,还不能确定是豪炎寺」

 

「绝对是豪炎寺!」正在热血沸腾的円堂笑得灿烂,随即又换了一副磐石不为所动的坚定表情,「如果他在,即使是地球的反面也要去!」

 

和円堂一起站在船头的腼腆小新人立向居看着自己崇拜的对象,不由很好奇能让円堂前辈如此牵挂的人会是怎样,绝对是很厉害的人物吧。

 

「遇到豪炎寺桑的话,真想接下他的FIRE  TORNADO!」栗金色头发的男生很是期待地说。

 

「是吗?但是他的射门可没那么简单就能挡下的哦。」带着少许自豪语气这样说着的円堂自己都没想到为什么会对豪炎寺那么有自信。

 

一想到自己可能就在豪炎寺你触手可及的地方,心脏就会不停地剧烈跳动,如果能快点,再快点见到你就好了。

 

 

 

 

 

 

『没有地球太阳还是会绕,没有理由我也能自己走。』

 

晚霞撒在刚刚从海水里泡过的皮肤上,水珠看起来闪闪发光,泛着晕黄的色彩。円堂和纲海一起坐在海岸边的礁石上,静静地看着潮涨潮退时在沙滩上留下的细碎痕迹。

 

学冲浪学了半天才掌握了一点窍门的円堂十分佩服在海洋里乘风破浪的纲海,也很惊讶原来他也有怎么也乘不过去的浪,了解到原来这个观赏夕阳最佳地方是纲海的“铁塔广场”,円堂毫无征兆地将稍微有些晴朗的心情又默默塞回去,他想起了豪炎寺。

 

「豪炎寺?」纲海听到了円堂喃喃念着的名字,好奇地问道。

 

「恩,一直和我们踢球的同伴。」【非常重要的同伴!】

 

「但是……」円堂又回忆起那个很平常的和今天一样布满晚霞的傍晚,白发男生决绝离去的背影,心脏又一阵抽痛。

 

「其实我来冲绳是找豪炎寺的,听说了有炎之射手的传闻,坐立不安。」【想着绝对是他,想着一定要见到他!】

 

「我想再次和豪炎寺踢足球,和他搭档,一起战斗。」【感觉……没有豪炎寺在的足球,简直……】

 

粉红色头发的大海男儿歪着头看向円堂,笑了起来,「豪炎寺吗?我也想见一见呢,令你那么挂念,那个叫豪炎寺的家伙。」

 

虽然没有找到有点失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我们即将见面的预感,希望我这个笨蛋的直觉在这时候能发挥作用。

 

 

 

『你要离开我知道很简单,你说依赖是我们的阻碍。』

 

奔跑,奔跑,不停地奔跑,像摆脱掉了所有的束缚那样奔跑,四周成排的葱郁树木飞速向后退,变成模糊一片。头上橙黄色的兜帽随风鼓动着,豪炎寺的心里塞得满满的都是円堂被球一次次砸趴下的场景,虽然知道这家伙尽管到了这种地步还是不会放弃,但是……

 

等着我!円堂!

 

——嘴唇咬得生痛,但脚下却一点都没变慢,男生一跃而起,大声吼着什么。

 

——跪在球门前思索的円堂突然就想通了,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啊。必杀技什么的是不停进化和升级中的啊!

 

円堂竭尽全力使出的“正义的铁拳”将以凌厉气势冲来的足球打飞出去,全场都震惊了。

 

但是,话说回来,防守过关只能起到一定作用,而雷门这边已经没有再能发动进攻的人了。

 

飞出的球晃晃悠悠滚到了球场外面,这时,一双白球鞋缓缓地踩在上面。那个踩着球的男生慢慢地环视了一周,球场里躺着的都是伤痕累累的雷门足球队队员。他的目光尤其在円堂那里停顿了一下,仿佛了然似的在心里舒了一口气,这家伙,真是的。

 

他一步步走进场地里,身上散发着一种震慑他人的气势。眼前的兜帽遮住眼睛,微低着头的男生举起手掀开了唯一能掩盖他真实身份的帽子。

 

「那是……豪炎寺!」

 

「让你久等了。」不是听不出男生语气里满满地欣喜,豪炎寺弯了弯嘴角,终于……回来了,回到了雷门,回到了円堂你的身边。

 

「你一直都很迟啊!」

 

后面的事情仿佛顺理成章一般,强势回归的豪炎寺用超级强化后的FIRE  TORNADO和新的必杀技 爆热STORM赢得了这场比赛!

 

「欢迎回来!豪炎寺!」

 

本来听到円堂上一句「我知道的豪炎寺」正胸口暖暖的,猛然听到这句充满家庭归属感得话语,一直表情不太有很多变化的男生也愕然地张大了嘴巴,随即柔和了表情,笑着说「大家,谢谢。」

 

真是太好了啊,豪炎寺,我就知道,你绝对不会回来很晚的!能得到现在的雷门最棒了这个回答我真的好高兴,说明我这个队长当得还不是太差劲啊。

 

 

 

 

 

『就算放开那能不能别没收我的爱,当作我最后才明白。』

 

黑沉沉的夜空上点缀着亮亮暗暗的星辰,有些星星连起来是十分有趣的形状,也有几片絮絮云朵飘在上空,夜间的风吹在身上也十分舒服。躺在闪电大篷车的顶上望着星空,像平时一样,又和平时不一样,或许是身边正躺着豪炎寺的原因吧。

 

「……呐,豪炎寺,知道吗?有一次塔子她居然要跑到我们男生睡觉的地方,是小秋她们拼命把她拉到女生帐篷的呢!啊哈哈哈……塔子真是个有趣的女生!」

 

「吹雪你还不认识吧,他啊,是个超厉害的前锋哟!啊不对,是后卫!啊也不对,唔……到底该怎么说好呢,反正就是很厉害就行了!他教给我们训练速度的特训方法真的超有效的,好想让你也去试试!」

 

「别看木暮那家伙很调皮,其实关键时刻还挺能派上用场的,有时间你可以去看看他的旋风阵,说不定连你的球也能挡下哦!」

 

「里佳她……啊哈哈哈,真的是完全迷上一之濑了啊,但是作为女生,有时候真的不能小瞧她呢!」

 

「啊对了!那个叫立向居的后辈也很厉害哦,不仅会“GOD  HAND”甚至连“MAJIN  THE  HAND”都掌握了。嘿嘿,想当初我可是花了好大功夫才学会那个的啊。真的是,那小子可真行!」

 

「还有一直笑得很爽朗的纲海,我这回能学会“正义的铁拳”多亏了他教我冲浪!不过,冲浪什么的,还真是难啊!」

 

豪炎寺温柔地看着在旁边一直说个不停的円堂,听得很认真,认真到円堂被他盯得脸有点泛红。他清楚円堂是为了让他尽快融入新的雷门,能够多熟悉一下新队员,也想跟他聊聊自己的近况。但是这家伙,光是说一些好的事情,坏的事情总是一笔带过。自己在鬼瓦刑警那里也听说了一些他们的事,吹雪不能上场,风丸和栗松离队,还有……円堂一度沮丧无法面对足球。

 

他有点想抱抱眼前这个坚强不服输的男生,想告诉他不用那么逞强,但是在最困难的时候没陪在他身边的自己或许没有资格说出这话。

 

正絮絮叨叨说着纲海的事情的円堂兀地停了下来,转过脸看着正若有所思的豪炎寺,暗暗地吸了口气。很好!抓住这个机会!

 

「豪炎寺……」晚上还没有将橘色发带解下来的男生举起双手在虚空中划了个圈,再向里面指了指,「这里面是足球!」

 

被他这系列动作弄得有点愣住的豪炎寺突然笑了,「果然不愧是足球笨蛋,心里装得满满都是足球么?」

 

「额……」被一瞬间猜中的男生笑着搔了搔后脑勺,然后又用手在刚刚画的圈旁边指着,「这里是老爸老妈,还有鬼道,染冈,风丸,璧山……」

 

一连说了好几个名字的円堂脸憋得有点红,在一旁听着的豪炎寺突然有点迷惑,好像没有自己……但是他把这个疑惑吞了下去,默默等着円堂之后会怎么做。

 

「然后……」几乎把认识的人都说完的円堂终于准备进入正题,刚刚还笑着的脸突然变得很严肃,男生非常郑重地指向那个圈的正中央,「这里,是你,豪炎寺。」

 

什么东西在胸口炸开的感觉,耳边的声音——蝉鸣声,风刮过树枝的声音,闪电大篷车里璧山打呼噜的声音都逐渐淡化,只剩下円堂一字一顿说着自己的名字的声音,和两人急促的呼吸声。

 

看着呆呆望着自己的豪炎寺,円堂简直快紧张死了,但是他仍很认真地收回攥成拳的手,轻轻地砸在了胸前心口的位置,做完这些事的男生对着仿佛已经石化的豪炎寺展开了笑容。

 

但是下一秒円堂的笑容就僵住了,因为豪炎寺伸出了他撑在右边的手,握住了円堂放在胸前的拳头,温柔但不失坚定地说「我也是。」

 

凝视着円堂张大的眼睛,被突然就告白的男生除了刚开始有点呆住,之后连一点惊慌失措的感觉都没有。他能读出円堂他这贫乏的语言和手势想表达的是什么,他仿佛能看到円堂笨拙地说「我是足球笨蛋没错,最喜欢的是足球也没错。但是在我心中,果然豪炎寺是比足球更重要的存在,因为感觉少了豪炎寺的足球根本谈不上愉快!」

 

所以说心灵相通什么的真是太犯规了啊!

 

円堂红着脸抬头看繁星点点的夜空时这么想,很努力地去忽略放在两人中间正紧紧相握的手。

 

「……啊!今天晚上星星那么多,明天会有彩虹么?」

「彩虹是下雨后才会出现吧,而且星星多是代表明天会是个好天气,笨蛋。」

「哈……我知道的啦,只是不小心说错了而已。再说,谁是笨蛋啊!」

「不过,喜欢这样的笨蛋的我也是大笨蛋啊。」

「/////」

 

 

======================END====================